【香港。食記】居廬:慢活寫意,我會再回來的。

說鬆餅是來自台灣的,不是完全正確,但也不是錯誤的。在香港的台灣咖啡店,幾乎每間也有鬆餅,這也真令人誤以為鬆餅跟蚵仔煎、臭臭鍋一樣,都是台灣出品。前幾年的咖啡弄熱潮,不論在炎熱的夏天或是寒冷的冬天下,仍然有長長的人龍。雖然我以前也曾經走去潮聖,吃完也是一般的評價,加上限定時間令人十分討厭。到現在的我更是懶得排隊的一群,與其去找間受到熱門推介的,倒不如找間舒適的,慢活的咖啡店。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居廬:慢活寫意,我會再回來的。”

【香港。食記】小時光:突然鋒利的回憶⋯⋯

踏入社會,每天受到工作和壓力的煎熬,半夜裡偶爾會想起:「我這麼辛勞,為的是什麼?」為了金錢?為了讓家人生活好過一點?還是為了夢想?我沒有很堅毅的意志,遇到事情容易放棄和逃避,但望住書枱上小時候的自己,總教人微笑,堅強起來,重新振作。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小時光:突然鋒利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