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食記】Urban Coffee Roaster:咖啡的小角落

在這種充滿秋意的天氣,想懶在家的惰性也消失,換來是想好好享受週末的慾望。來到這個曾經熟悉的地方 – 上環到處逛逛,找到這間新開張的Urban Coffee Roaster。Urban Coffee Roaster 在尖沙咀和大角咀都有分店,不過可能對上環有點情義結,總是覺得在上環的咖啡店較Chill、較Relax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Urban Coffee Roaster:咖啡的小角落”

【香港。食記】居廬:慢活寫意,我會再回來的。

說鬆餅是來自台灣的,不是完全正確,但也不是錯誤的。在香港的台灣咖啡店,幾乎每間也有鬆餅,這也真令人誤以為鬆餅跟蚵仔煎、臭臭鍋一樣,都是台灣出品。前幾年的咖啡弄熱潮,不論在炎熱的夏天或是寒冷的冬天下,仍然有長長的人龍。雖然我以前也曾經走去潮聖,吃完也是一般的評價,加上限定時間令人十分討厭。到現在的我更是懶得排隊的一群,與其去找間受到熱門推介的,倒不如找間舒適的,慢活的咖啡店。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居廬:慢活寫意,我會再回來的。”

【香港。食記】The Staff: 甜品是精髓!

 雖然大角咀擁有地鐵站,但對以地鐵車站為活躍地區的我來說,大角咀是個交通不方便的地方。不過見為了跟個很久沒見的朋友碰面,這一切都不是困難了。朋友告訴我最近在大角咀開了一間叫The Staff的咖啡店。那天胃口不太好,所以只是挑了幾份小食和甜品。但就甜品而言,款式絕對是深受大家的喜愛。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The Staff: 甜品是精髓!”

【香港。食記】 Cafe R&C:重回平靜和樸實。

 

記得上年Cafe R&C,因為當時流行的咖啡拉花,引來一群年青男女的拜訪。當時的我也想去湊熱鬧,可是人實在太多了,排隊的耐性我似乎沒那麼強烈,還是待熱潮過後再去吧。想起Cafe R&C的光輝歲月,如今重回平靜,反而更像一間咖啡店,而不是一個為潮流而出來的「打卡點」。


雖然他們起初是以Latte Art出名,事隔一年,我也依然想看看他們的咖啡作品。可是,趕時間的關係又沒有問清楚,所以我這杯Honey Latte只是有簡單的圖案作點綴。

這杯Honey Latte沒有因為混合了蜜糖而沖淡了咖啡的味道,輕輕帶著蜜糖味時也品嚐到咖啡的郁香,比起Americano、純咖啡的味道沒這麼強,也是牛奶咖啡的受歡迎之處。

不過他們的日式秋葵蝦肉意粉實在有點失望,也沒有什麼特色可言。比起我想像,還是有一點點距離。

或許我在點餐上出錯了,不過有些事情無論怎樣你總想給他多次機會,而這次我想給Cafe R&C多次機會。

Cafe R&C
銅鑼灣希雲街22-24號地舖

【香港。食記】Brew Bros Coffee:是心血,也是休閒的好去處。

如果在中上環上班,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中上環總是一片美食的寶地,無論是便宜還是高級,中式或是西式也有很多選擇。不過他們跟其他地區的餐廳也受著貴租的威脅,有很多寂寂無名的餐廳默默地關閉、轉手,要經營一家餐廳又要受經濟威脅,又要控制食物質素絕對不易。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Brew Bros Coffee:是心血,也是休閒的好去處。”

【香港。食記】談風:vs:再說-It’s about timing!

這間「談風VS再說」的咖啡店,一直都在我的Bucket List內。待在Bucket List一段時間也沒有機會試試,突然這天跟朋友打算在觀塘至牛頭角一帶找餐廳時,就給我想起了這間「談風VS再說」的咖啡店,這碰巧是時機的,正如一句:「It’s about timing!」 Continue reading “【香港。食記】談風:vs:再說-It’s about timing!”

【香港。食記】Oldish:你最近還好嗎?尚愛看少女漫畫嗎?

一年前已經吃過Oldish,事隔一年朋友提起這間在我公司附近的Oldish又撩起我的Cafe癮,今天我再次走上東街回到Oldish。闊別一年,Oldish款式也改變了不少,在餐牌之中加了不少星馬泰的元素,帶點fusion的樣子。而我也像fusion一樣,被那社會、歲月的蠶食得體無完膚,在我身上也找到我從來沒有的特性。


未進去前你可能會覺得Oldish跟其他咖啡店無異,售賣all day breakfast之類款式的西式咖啡店。看著Oldish不難發現他是為文青量身打造的咖啡店 ,從店面到內部揚逸著痞子不羈及復古的文藝氣息,跟走清新路線的典型文青有點不同。

除了文青以外,外國人是Oldish的主要顧客群,外國人也對亞洲的菜式較有興趣,這也是Oldish在菜式中加入星馬泰菜式的原因,望得到外國人的青睞。

雖然很多人都大推雞翼,但我對雞肉串較有興趣。這款就是我剛剛所説帶著星馬泰元素的菜式- Chicken Yakitori in Satay Sauce served with Mixed Salad ($88)。


雞肉串淋上沙嗲醬,沙嗲醬的濃郁令每口雞肉串也能吃到惹火的美味,旁邊的沙律菜跟雞肉串的剛好平分碟子的面積,每樣各半,沙律菜加上少許檸檬汁,伴著雞肉串混著吃帶點小清新。

Pink Lemonade是以前愛點的飲品,到現在我依然沒有把他忘記,帶著果甜味,沒有mocha咖啡的濃郁咖啡香,又沒有朱古力般太甜或太黏口的感覺,反而清甜輕爽,輕盈得宜,在秋涼的天氣喝非常的涼快!

原本想試試Beef Burger with Pineapple,相信有做過research也大概知道是模樣,而店員説他們有個快要推出的Four Cheese Beef Burger,問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我是售貨員很愛碰到的顧客類型,因為實在太容易被説服,最後也決定試試新菜式。


Four cheese burger的份量有點驚人,尤其是大片的芝士脆片,幾乎佔了碟的一大半,不過幸好的是脆片不太佔肚子的位置。芝士脆片當著小食,邊聊天邊吃也不錯。 Four cheese的意思不只是芝士脆片的加入,而是在漢堡內加入四種不同的芝士,同時感覺芝士也加量了,看著牛扒與漢堡包之間隙縫間溢滲出半熔芝士,罪惡感真重。


漢堡挺厚身,要把漢堡所有材料卻有點難度。不過沒關係的,分開逐款材料吃未嘗不可的。牛扒以七成熟的姿態示人,雖牛扒味道未算突出,但配著生菜和蕃茄,能把油膩感通通帶走 。 另外再配著扁身薯條和沙律菜,咬下扁薯條那一刻濃郁的薯味湧到口中,新鮮熱辣的薯條吃完一條又一條,沒有間斷。


不過吃完漢堡後都有點撐住的感覺,多得沙律菜的檸檬汁,酸酸的感覺挺消膩的,快要撐爆肚皮的感覺也頓然消失了~

愛吃魚的人無論魚有幾多骨、骨又有多幼,依然會願意費盡心思把魚骨拆走,享受魚肉的美味。對於不愛吃魚的人在旁邊看總是百思不得其解,要花多少心機才可以吃到一小片的魚肉,這兩極派的人永遠都得不到對方的認同,大概就是兩方的著眼點不同,而我站在愛魚的一方,就是也有這份堅持和執著。

Oldish的Pan-fried Pacific Sea Bass令我心花怒放,已預先拆骨的鱸魚毋需沒有動用剛剛所説的「拆骨」的心機,把整片鱸魚放到口中即可享用,完全不須擔心不小心呑到骨等等的問題,不論你是不是魚迷也會想嘗一口。

薯蓉放上鱸魚,配上淡黃色的白酒汁,再用炸麵條不規則地圍繞在碟上製造立體感,整碟鱸魚的感覺立即升級,有種在高級酒店進餐般的高貴。

醬汁只是為了切開鱸魚後沾上少許,說實話一般的醬汁未能充分地滲入魚肉之內,但這回Oldish的鱸魚給我喜出望外的感覺。白酒汁配著鱸魚不但沒有把鱸魚的肉質蓋過,反而這樣的配搭白酒汁和鱸魚互惠互利,淡然的白酒汁默默地襯托著鱸魚的鮮嫩肉質,同時輕輕飄蕩著白酒的香氣,製造味覺和香味的官感享受,使鱸魚並不是一條鱸魚而已,而是滿佈白酒汁的鱸魚,是有預先有醃過還是烹調時間加長了嗎?我不會下廚但這味道讓我想走進廚房學廚呢!

吃薯蓉時也不妨沾上少許白酒汁,讓平庸的薯蓉增添美味。再加上車厘茄、西蘭花、黃椒等等鮮艷的配菜,無論是賣相或味道也沒有要挑剔的地方。

最後Oldish Tiramisu,正好他的形狀是個圓圈,就像句號一樣為今天作出完美的總結。Oldish Tiramisu有別於平時以一杯杯形式的Tiramisu,雖然經過解凍才可吃用,Tiramisu上灑上可可粉再倒下在espresso咖啡,讓咖啡味道更加突出。因為有Espresso咖啡的加持,令Tiramisu濕潤,口感也不像蛋糕般,相反有點像吃雪糕,伴隨奶滑質感。冰涼的口感和濃郁的咖啡也結合了底層的手指餅,柔軟順滑,比起平時的Tiramisu蛋糕更勝一籌。


Oldish的食物在加入星馬泰元素,又不失獨有的特色和風味,它在我的記憶中依然是這麼美好,每次也有著驚喜。重回舊地的感覺讓我想起以前的點滴,以前會抱打不平,不認輸的我,剩下一點點傲氣和骨氣。可是時間的洗禮,以前的我依然很親近,但是已找不到那個熟悉的自己了。 你(我)最近好嗎?

Oldish

上環東街53號地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