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記事】突與其來的一個訊息

最近想起了美國的host family,有時覺得很羞愧,那幾年依靠他們,但卻在畢業、回到香港後揮揮手袖,沒有什麼聯絡。想回美國探他們,但現實是要去一趟美國沒有這麼多假期、也沒有銀兩,只好無限期推後。在去台北時,有個衝動想寄張名信片給他們,但最後不知為何沒有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