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香港製造:尋死的自白

《香港製造》首次上映,正是1997年香港回歸之年。4K復刻版在過了20年- 即在2017年重新上映。對我來說,回歸前後及的改變感受並不深,畢竟97年的我也只不過是個小學雞,我或許也無法領會別人所說《香港製造》帶出97年回歸前的唏噓,但是從《香港製造》幾位主角的故事,還是對人生有很深的感受。

【電影】同囚:懲教不公,誰能救助?

消防員、警察、醫生、黑社會的故事不論在電視劇、電視也是常見的故事主題,而有關勞教處的故事在香港市場相當少見。 對一些知識廣博的人來說,《同囚》可能是見怪不怪的內容,但對我這些從未接觸過這圈子資訊的人,勞教這題材很新鮮,而我把這部電影當作紀錄片地觀看。

【電影】伴生:死亡的定義

我們認為與長者的關係是寄生(+−)、雙方都受損(−−)或偏害共生(−0),但黃肇邦選擇以「伴生」形容我們之間的關係(++)。電影《伴生》的導演黃肇邦說:「伴生是一個植物學名詞。有別於共生,共生是指在特定環境下,兩個生命體各取所需,是一種互惠互利、驅蟲取暖的關係。但伴生有次序之分,先有主幹植物,再衍生出周邊的植物,扶持著主體生存,兩者之間的關係好壞參半,既複雜又矛盾。」

【電影】拆彈專家:我笑而不語

近期香港比較少有動作、劇情類電影,而《拆彈專家》的上映正好為香港的觀眾帶來一些刺激感。《拆彈專家》除了主打警匪劇情之外,彈藥爆破場面也是吸引觀眾入場的主要原因。而我喜歡港產片的就是故事發生於香港之中,一個你我都熟悉的地方,在看電影時更有代入感,而這次《拆彈專家》選擇發生於紅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