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獵殺星期一:鋪排刺激,但議題欠延伸!

這部電影是朋友介紹我去的,回想起我也很久沒有看過這種科幻電影了。這部《獵殺星期一》的情節和鋪排都刺激得無法喘息,是近期挺推介的一部電影。

《獵殺星期一》是關於城市人口過多的問題,而政府實施「一孩政策」讓這問題得以控制。若家庭被發現有多於一個孩子的話,就要把孩子送到「Cryosleep」,即長期處於睡眠狀態,等待有更多的將來才喚醒他們。而Settman家庭的七胞胎樣貌一樣但擁有不同的性格和興趣,她們的名字為MondayTuesday….. Sunday。為了避開「Cryosleep」,他們共同使用Karen Settman這個名字,當日是自己名字的那天就可以出門,如Monday可以於星期一出外,如此類推。而到晚上他們都要召開會議,分享每天所遇到的事,讓其他人可以演好Karen Settman,同時避免有其他人懷疑身份。有天,Monday外出後就沒有再回來,而其他人決定要把他找回來,同時也展開了這個刺激緊張的追逐故事。

最吸引我的是故事的設定在「一孩政策」下,Settman 一家怎樣用自己的計劃去讓七胞胎生存,他的鋪排、與孩子們的訓練和經歷都很有可看性。另外Noomi Parace 一人分飾多角,也是這部電影的賣點。

節奏鮮明不拖劇也令故事相當緊湊。不過故事後期收尾有點草率,由「人口過多」引伸的問題如糧食不足、污染嚴重、「一孩」政策的生存自由等等,加上人性、身份問題本應是個很好的發揮空間,可是只輕輕略過,官能刺激是有的,但欠缺深一層的探討,MondayFriday的對質也是一個例子,那幕可以由Monday現身說法講講為什麼她要這樣做,再引伸身份(Identity)的問題,但似乎只是出於「我是第一個孩子,你們都不應該出生」和終於想擁有屬於自己的身份的原因而發起了這場戰爭,卻白白浪費了這個深入討論的機會。(Monday是因為愛情而想擁有自己的身份,我在想如果我是Monday,不關愛不愛情的事,我應該很早就想擁有自己的身份了,為何現在才想擁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