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同囚:懲教不公,誰能救助?

消防員、警察、醫生、黑社會的故事不論在電視劇、電視也是常見的故事主題,而有關勞教處的故事在香港市場相當少見。 對一些知識廣博的人來說,《同囚》可能是見怪不怪的內容,但對我這些從未接觸過這圈子資訊的人,勞教這題材很新鮮,而我把這部電影當作紀錄片地觀看。 

最深刻的是謝幕後的訪問,一個個的過來人訴説進勞教的感受。他們說著「拳打腳踢的對待遠遠也不及言語的侮辱」,而在電影中我們也看得到進勞教的生活是地獄,甚至是比死更難受。把犯人罵到無地自容、隨著教官的心情變化作為發洩對象,叫人不要行差踏錯、不要進勞教—這是最好的勸勉。

在電影《同囚》中,懲教為了教育這群犯錯的青年,用極端手法令他們屈服,就像阿凡(游學修飾)從一開始不憤反抗、快要迫瘋、打算自殺、後來阿凡心態轉變,為了早點離開他選擇忍耐。監獄的世界是黑暗,沒有公平、沒有合理,只有長官的命令,就算被長官嚴懲,犯人只可以有「Sorry Sir」、「thank you sir唔該阿sir」的回應,說不上有尊嚴,大概大家都是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因為在勞改中心是永遠鬥不過長官。更多的是就算他們屈服了,長官亦不會收手,繼續理所當然地視他們為發洩工具。到後期搞出人命,我面色沉一沉,到底現實又有多少個阿星死得不明不白?

我覺得電影描述阿凡的完整性很足夠,包括他離開勞改中心之後。短短的幾幕也帶出了從懲教出來的人的悲哀,跟一起搞事的朋友鬼混,針對他的人依然像吊靴鬼纏著他,他還是走不出那個圈子,洗心革面也沒這麼容易。正如他們這群長官說的,他們回到社會,社會也不會接納他們,最後很快要犯事回到勞改,要重新生活又談何容易?而阿凡的結局是典型的成功例子。

長官或許認為體罰犯人是為了教導,然而他們一群長官之中還有清泉-阿豪(關楚耀 飾),先不理他比較凌亂的感情線(床戲實無需要!),阿豪沒有跟其他的懲教人員一樣,尤其他與同僚爭吵怎樣教導犯人那部分是值得我們反思的。電影的結局總是美好,最後阿豪決定挺身而出,指正勞改的內幕不公義的事,但在現實上,又有幾多願意挺身而出的阿豪呢?

(演員趙永洪的演技亮眼,流利粗言穢語入型入格之外,其他如游學修等人都相當不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