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一念無明:我們很脆弱

《一念無明》是城市的寫照,切切實實地反映出社會的現況,氣氛沉重,給我很多反思。如果我們不看清真相、根治源頭,只會一個惡性循環、一個無盡的止境,繼續互相傷害。

故事中的阿東(余文樂飾) 需要照顧長期病患的媽媽(金燕玲 飾)。當爸爸黃大海(曾志偉 飾)和弟弟都眼不見為淨時,依然無微不至地照顧。一次意外殺了媽媽,被判入精神病院一年。一年後重新投入社會,跟爸爸一起住在幾百呎的劏房內,卻因精神病的病歷被歧視,得到社會無情的對待。《一念無明》反映各種社會問題,在每件事上都沒有對與錯之分,每個角色都有他艱難的地方,阿東和大海也是社會壓力所產生出來的悲角。阿東入精神病院前承受著照顧媽媽的責任,承受不少精神壓力。從精神病院出來後承受著社會的標籤,就算重新做人,都被標榜「痴線佬」、「有病」的形容。大海早期用工作逃避與家人的相處,當阿東從精神病院出來後,他的內疚堅負起爸爸的責任,現在換他作為照顧者,跟以前的阿東一樣,承受著無形的壓力,對著社會無力吶喊。而金燕玲長期受病魔折磨,無力照顧自己,家人的離棄,令她傷心又絕望,是代表長期病患和老人家的控訴。

不論是前段照顧媽媽的阿東、康復後的阿東還是照顧阿東的大海,也說出病患者和照顧者的精神壓力,他們重新投入社會,可是社會的標籤卻令他們有心無力。阿東和大海的無奈告訴我們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精神折磨。他説:「做一個仆街好容易,眼不見為淨。」是的。不盡責任有何難?什麼都不用理就可以。很多人也是這樣,不想正視問題,拍拍屁股走人。但是責任令阿東留下來照顧患病的母親,到後來更患上情緒病,可道責任、壓力的累積也會釀出病來。而另一邊的大海看通了逃避責任的後果,就是問題不會自己解決,到最後還是回到自己身上。

「係咪所有嘢都可以外判?」
我們迫於現實的情況下,把照顧家人的工作外判,把老人家放在老人院,把有病患的家人放在護理院後,致身於度外,那關心家人的責任呢?有發自關心的想探探他們嗎?還是過時過節才去跟他吃個飯?還是只為了應付外人,令自己的心好過點?

我們都很脆弱,很無助。鄰居的不信任、「唔好搞到我」的心態互相傷害,特別感到無力。唯獨阿東和大海是對方的心靈拯救者,「相信」和「愛」是唯一的解藥。這也反映著社會的實況和現實的悲哀。除了阿東和大海的關係外,阿東和小孩余生的對話也是發人深省,怪獸家長、人類的無知在種蕃茄和頭上的一枝針上的小小事件上帶出這些香港無法理解的現況。

劇本的張力凝結觀眾的每個喘息,角色的每個舉手投足、欲言又止的停頓,表達他們心內的複雜情緒,對社會的矛盾和無奈。《一念無明》揭露香港社會的多個問題-社會對病患者的標籤和不接納、照顧者/被照顧的精神壓力、精神健康的支援缺乏、責任外判、甚至是住屋空間,讓我們看清這社會的問題。回想最近多宗學生自殺的悲劇,找出壓力的源頭後我們又怎樣抵抗這個社會的無情呢?

「只有用心才能看得見。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小王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