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在了解一套電影之前,在未知道內容的前提下,電影海報成了最重要的因素來取決對電影興趣度。對我來說,沒有《反斗奇兵》搶眼的人物角色,只有五隻不同顏色的東西(?)加上一向奇怪的中文譯名,我只能說這並未能吸引我更多的追看。但是,各個朋友對這電影的評價甚高,令原來沒興趣的我也有衝動去看個究竟。

電影第一句來自林二汶的配音:「大家有冇試過望住一個人.. 係度諗緊佢係度諗乜呢?」

在主角Riley腦中的五位情緒指導員-阿樂、阿愁、阿燥、阿憎和阿驚,負責管理她日常生活的情緒、喜怒哀樂。一出生Riley的情緒都由阿樂掌管,讓Riley度過充滿歡樂的童年及培養開朗的性格和不俗的人際關係。可惜Riley一家要搬到三藩市,思念讓阿愁出動,為Riley製造悲傷的情緒。阿樂常認為阿愁多事,常在Riley腦中搞怪。在阿樂的心目中,Riley的世界根本不需要阿愁。

一次的意外令阿樂和阿愁離開了總部到達長期記憶區,沒有阿樂的總部令Riley的心情起了變化,由開朗的小女孩變得喜怒無常,但Riley的成長和經歷,讓我學會了一些事情……

1. 快樂來自憂愁
在這個世界上,快樂和憂愁從來都不是對立的關係,然而兩者是能夠互相並存,甚至有著微妙的因果關係。阿樂在保護核心記憶球的過程中無意發現記憶球的播放功能,那次的經歷中Riley是因為比賽輸了而感到傷心。她的傷心誘發到家人和朋友的關心,也建立了和親情和友情,從而讓Riley拾回微笑和快樂。

阿樂發現到記憶球不是只有一面的,黃色的記憶球(代表快樂)的另一邊是藍色(代表憂愁),也代表事情並不是只有單一的情緒。憂愁傷感時得到別人的支持,才擁有真正的快樂,更鞏固成長中重要的價值,例如:親情,友情,發展個人的性格。若果沒有憂愁,我們如何顯得我們的快樂呢?

2. 憂愁在成長中很重要的
失意是人生必經的階段,憂愁是抒發情緒,釋放負能量的一個方法。幻想出來的乒乓(Bing Bong) 傷心時大哭,無論阿樂怎樣安慰他也是無補於事,但是阿愁的陪伴和一起大哭卻讓乒乓好過一點,痛哭過後繼續前進。在別人傷心時,我明白了說得再多安慰和鼓勵的說話也起不到作用,反而聆聽者待在旁邊,靜靜的陪伴,會讓別人舒服一點。

以前,我們總會強裝堅強,像阿樂一樣對自己說:「其實咁樣都冇咩野唔好丫!」然而我們知道事情有多糟,而不是像哄小孩子般一句:「不痛啦,錫返啦!」就得完事。就算我們多抑制心底的情緒,強顏歡笑,心情會未必能輕易復原。這些傷心,就正如藍色球,是無法避免的,就讓傷心時放聲痛哭。電影中說過一句:「It’s okay to be sad」,最重要的是傷心過後的振作。

3. 在回憶消失的人事物
隨著成長,遇到愈來愈多的人和事情。但是人的記憶是有限的,有些東西總要被遺忘。我們沒辦法把所有東西都記住,重要的會送往核心記憶區,相對比沒有那麼重要的就會送到長期記憶區,但當久了,人對這些印象愈減愈少後便會送到堆填區。乒乓是Riley童年時幻想出來的好朋友,但隨著年齡的增加,Riley漸漸把他遺留在腦海之中,而他在長期記憶區漫無目的到處遊蕩。乒乓從記憶球見到Riley長大的模樣,他說:「原來Riley已經這麼大個兒了。」乒乓也發現了Riley再不需要他了。乒乓的這一句話令我反覆想了好幾遍,我們沒辦法把所有東西都記住,有些事情我們只能選擇放棄,而這就是成長。乒乓也看透了這個道理,並明白Riley長大他漸漸遺忘,最後決定為了幫助阿樂,讓自己留在堆填區,而他和Riley的那些童年珍貴的片段成為了最美麗的回憶。

回顧在成長的路上有什麼事情、人物、回憶被我遺忘呢?而我也是別人遺忘了的回憶嗎?可能會感到可惜,但至少我們曾一起經歷過,總算開心過就足夠了,不是嗎?

《玩轉腦朋友》是一套讓你回憶舊日時光的電影,憶起當年的快樂、玩伴以及過去的一點一滴。很簡單的一個故事,連繫到腦部的運作,以香口膠廣告、白日夢工場、潛意識區域作例子,讓小朋友容易明白我們的腦袋是如何運作的。故事也讓孩子明白到傷心、挫折是無法避免的,因為一段人生總會夾雜著各種的顏色,各種的情緒。學習接受每種情緒,作出適當的處理。如果沒有經過挫折,又怎能成長呢?另外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Riley對下雨的回憶,在名樂和阿愁的角度,一個超開心,一個超悲觀,也指出每樣事情有兩面的看法,只在乎心態,所以以正面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事情,反而能讓自己過得開心一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